首頁 > 財富 > 正文
週二力自述為何會在女兒過世3年後再訴權健:我什麼也不圖,只要權健別再害人了
12-26 10:31:29 來源:澎湃新聞

▲週二力提供的權健宣傳冊資料

刷屏的《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一文,讓一樁舊案重回公眾視野。

12月25日下午,微信公眾號“丁香醫生”發佈題為《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的文章提及,三年前,內蒙古患癌女童周洋的父親週二力在權健公司人員的勸説下,讓女兒放棄化療,轉而服用權健公司的抗癌產品,最終導致女孩病情惡化身亡。

12月26日凌晨,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通過官方微信號發佈“嚴正聲明”稱,前述文章不實,指責其“利用從互聯網蒐集的不實信息,對權健進行誹謗中傷,嚴重侵犯權健合法權益,致使社會大眾對權健品牌造成誤解。”聲明還要求,“丁香醫生”撤稿並道歉。

一紙聲明未能平息外界的質疑。尤其是前述文章的起點,權健公司到底是如何為女童周洋提供“治療”的?與周洋最終的離世有多大關係?有無利用這次治療進行虛假宣傳?

12月25日晚,澎湃新聞記者與週二力取得了聯繫,通過電話和微信,週二力向記者詳細闡述了女兒接受權健治療的經過。

“在(權健創始人)束昱輝的辦公室,他們告訴我這病完全可以治癒,幾個月就能痊癒,就是這句話徹底打動了我。”週二力講述,2012年,在他上媒體求助的節目播出後,一個自稱權健公司北京大區經理的人找到了他,並把他帶到了權健公司老闆束昱輝的辦公室,“給我介紹説,他們八千萬買回來一箇中藥祕方可以治好我女兒的病。”

據週二力介紹,2012年12月起,他開始接受權健公司和束昱輝給女兒的治療方案,並停止了化療。女兒服用權健的藥幾個月後,不但沒有效果,腫瘤標誌物數值卻持續上升。

“當時。周洋同病房也有幾個孩子嘗試了權健的藥和治療方案,有的孩子因為中藥苦受不了那個味兒,中途放棄了,有的在接受權健治療的同時還在接受西醫的治療,只有我們完全停止了醫院的治療,只吃權健的藥……”説到這裏,週二力語速慢了下來,許久沒有説話,過了一會兒才又繼續,“這是我最後悔的事情。”

更讓週二力沒想到的是,到了2013年11月左右,網上出現大量他女兒的照片和文字資料,稱接受權健治療後獲得痊癒。此後他曾多次找權健公司理論未果。

“權健公司北京大區的經理就打來電話想要和我私了,‘給你多少錢你才能不往外説?50萬?100萬?1000萬?’ 意思只要我開口,他們多少錢都能給。這筆錢在我看來是嚇人的數字。但是我不想要錢,我只想要求他們刪除,他們不睬。”週二力這麼向澎湃新聞記者講述當時的情景。

此後,週二力將權健公司告上法庭,但未獲支持。

2015年4月,赤峯市松山區人民法院的判決顯示,無法證實這些互聯網上的侵權行為(虛假宣傳週洋病情,使用周洋的肖像和姓名)出自權健公司官方,因此判決週二力敗訴。

2015年12月,周洋去世。

週二力表示,女兒周洋的去世給他帶來了不可磨滅的痛苦,今年12月12日是女兒三週年忌日,他打算振作起來,重新訴諸法律,希望權健公司騙人的行跡能得以曝光,不會有更多的人被權健欺騙,不會有其他人因此失去生命。

不過,接下來究竟以何種名義發起新的訴訟,週二力還沒有想好。

廣強律師事務所網絡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祕書長周筱贇對澎湃新聞記者分析,民事訴訟中人身損害賠償的追訴期只有兩年,鑑於周洋已經去世三年,此時發起此類訴訟存在困難。他建議,週二力可以蒐集證據,向工商部門舉報權健集團虛假宣傳,向衞生部門舉報非法行醫。可以嘗試刑事自訴,但難度較大。

周筱贇也指出,此類案件存在較大的舉證難度,因為很難證明服用權健產品和周洋死亡之間存在法律上的因果關係。

以下為澎湃新聞記者整理的週二力自述內容:

大概是在2012年10月,我女兒周洋的骶尾部惡性生殖細胞瘤經過了四次手術還未見好轉。女兒的病走投無路,我實在沒辦法了,就聯繫了央視的星光大道節目尋求幫助,上節目不是圖捐款,就是想找到治病的方法。

節目播出後,一個自稱權健公司北京大區經理的人找到了我,説他們公司有治療的方法。沒多久,他把我帶到了公司老闆束昱輝的辦公室,給我介紹説,他們八千萬買回來一箇中藥祕方可以治好我女兒的病。

那時權健腫瘤醫院還沒有建起來,我第一次去權健公司的時候,看着那個地方那麼豪華,卻不太像一家醫療機構。我沒有什麼文化,所以也沒有察覺到更多不對勁的地方,而且我想這麼大的公司不至於做害人的事情。

在束昱輝的辦公室,他們告訴我這病完全可以治癒,幾個月就能痊癒,就是這句話徹底打動了我,聽到這個我就想不了別的事,只要能治好我就願意去試。壓根沒有想到去懷疑他們。你能理解嗎,作為一個父親,孩子是那樣的情況,看到女兒背後一個大窟窿,孩子那麼小每次化療都痛不欲生,當時確實沒有別的路可走了。

2012年12月起,我開始接受權健公司和束昱輝給女兒的治療方案。每次都是一位李姓的主任把我帶到辦公室,然後他去取藥。給我女兒的藥是一種150ml一袋的棕褐色液體,和平常見的熬好的中藥沒什麼兩樣。一天兩袋,一個月的花費是4000元,這個花費和在醫院放療化療相比確實少了很多,而且我真的不忍心再看到女兒那麼小遭受化療的痛苦。

雖然是權健公司主動找到我提出要給女兒治病,但我也沒想讓他們給我免費,他們也沒有説要給我免費。公司的一個負責人給我介紹了那個祕方之後,要求我支付一點藥的成本費用,我認為這也是應該的。

我前後在權健拿藥花了2萬塊左右,沒有拿到過任何憑證。取藥都沒有收據,任何人過去拿藥都不會給收據,我們在辦公室交費開票,藥劑室拿票取藥,都是這樣。

他們開的藥包裝上沒有任何的説明介紹、認證準字,拿給我的時候都是已經熬好的湯劑,我曾經問過處方,對方説這是商業機密,保密,所以我至今不知道周洋喝的藥裏有什麼。

當時周洋同病房也有幾個孩子嘗試了權健的藥和治療方案,有的孩子因為中藥苦受不了那個味兒,中途放棄了,有的在接受權健治療的同時還在接受西醫的治療,只有我們完全停止了醫院的治療,只吃權健的藥……(説到這裏週二力語速慢了下來,許久沒有説話,過了一會兒才又繼續)這是我最後悔的事情。

2013年中,女兒服用權健的藥幾個月了,不但沒有效果,腫瘤標誌物數值卻持續上升。我們出院的時候,她的腫瘤標誌物已經恢復到了正常的水平。我就問權健公司的人怎麼回事,公司回覆我:時間還沒到,繼續吃。又過了一陣,周洋病情又繼續惡化,我問他們為什麼,他們讓我再去找束總,説他還有別的治療方案。

誰想到到了2013年11月左右,我突然接到了很多電話和QQ上的諮詢,都是來問我權健的藥是怎麼治好我女兒的病的。我很意外,當時女兒的病已經有惡化的跡象,是誰在説治好了。後來我上網一看,才發現到處都是我女兒的照片和文字資料,稱接受權健治療後獲得痊癒。包括權健公司發放給各地經銷商的內部資料裏也有,我都保存了這些資料。

那個時候打來的電話太多了,讓我不堪其擾,已經影響到我給女兒治病。我找權健公司的人理論,要求他們刪除虛假的宣傳,都遭到了拒絕。實在沒辦法我就想到了找媒體求助。當時我聯繫了大河網的記者,向他説明了我們家的遭遇。一些媒體也做了報道。

沒多久,權健公司北京大區的經理就打來電話想要和我私了:“給你多少錢你才能不往外説?50萬?100萬?1000萬?” 意思只要我開口,他們多少錢都能給。這筆錢在我看來是嚇人的數字。但是我不想要錢,我只想要求他們刪除,他們不睬,反而和我説:“你把手機號和QQ號換了,這事就過去了。”

關於打廣告的事,權健公司一開始和我説,如果治好了你女兒的病,你要多給我們宣傳宣傳。我説沒問題,只要能治好,我肯定去給你們廣而告之,哪怕我當着13億人民面前跪下來給你們磕頭感謝。但是壓根沒治好,而且更嚴重了,你怎麼能到處説是你們公司治好了呢?

又過了一陣,我就再也聯繫不上權健公司的人,他們就像失聯了一樣,再也不理會我的訴求。實在沒有辦法我就想到了打官司。那個時候周洋還在世,病情復發惡化,我想讓他們停止虛假宣傳,就以侵害肖像權、隱私權的名義進行了起訴。

誰知道最終敗訴了。2015年4月,赤峯市松山區人民法院判我們輸了。原因是無法證實這些互聯網上使用周洋的肖像和姓名的虛假宣傳週洋出自權健公司。對於這起官司會輸,我完全沒有預料到。

判決書裏採用的很多説法都違背了事實,是權健公司編造出來的。比如説我們免費接受了他們的治療,説我向他們索要錢財,還有説周洋病情惡化的原因是接受大量媒體採訪和飲食不當……這些都太離奇了。

判決下來後,周洋的病情到了最嚴重的階段,作為一個父親我當時已經顧不上繼續用法律手段再去爭取什麼。我只想陪在女兒的身邊。2015年12月12日,我失去了我的女兒。我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這種痛苦讓我再也無暇顧及其他的事情。

喪子之痛再加上家裏還有老人要照顧,這三年我過得渾渾噩噩。儘管沒有再次訴諸法律和需求監管部門的幫助,但三年裏我一直關注着權健這家公司,我注意到後來央視也曝光了權健的惡行,但這家公司居然到現在一點事情都沒有。

今年12月12日,是周洋三週年紀念日,我想着應該要再做些什麼了。我打算重新起訴,但以什麼名義還沒想好。我圖什麼,我什麼也不圖,我只要權健別再害人了。我的女兒已經不在了,我就希望不會有更多的人被權健欺騙,不會有其他人因此失去生命。

原標題:週二力自述權健案:我為何會在女兒過世3年後,打算再訴權健

【菜鳥集運地址】上游新聞客户端未標有“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或“上游新聞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上游新聞聯繫。

  • 頭條
  • 重慶
  • 悦讀
  • 人物
  • 財富
點擊進入頻道